经典案例:大森律所李洪亮律师和吴佩佩律师帮助当事人理赔成功

2020-12-03
  
  J某因需新购一辆名牌轿车,爱车到手后,J某万般保养,小心驾驶,爱护得极为到位。某日,J某开着爱车外出,途径某地,当地却突降暴雨,水位迅速暴涨。而J某所经过的路段又刚好是积水路段,大量雨水一下子涌进车内,车辆熄火,J某则在慌乱中离车逃生,在安全处拍摄下现场照片。事已至此,只能尽量挽回损失。当下J某便拨通了自己为该车投保的某保险公司电话,对方仅仅告知其自行将车辆拖至4S店维修,并未有其它表示。经过4S店检修,确认车辆熄火的原因是发动机进水,J某为此支付了近7万元的维修费用。J某回家翻看保单后确认,自己为爱车所上的机动车保险单中明文约定“暴雨导致车辆受损,保险公司负责赔偿”。于是J某拿着发票等相关文件即刻前往保险公司,却在工作人员指引下看到自己的保险单中赫然写着“发动机进水后导致的发动机损坏不负赔偿责任”。同一份保险单,前后却有两套说辞,保险公司连连拒赔,J某在万般无奈下,决心委托律师解决此事。
  J某几经寻找,最终决定委托安徽大森律师事务所李洪亮律师和吴佩佩律师,希望能顺利拿到自己应得的赔款。在司法实践中,对于涉及到保险纠纷的案件,法院一般根据近因原则进行相关判罚处置。所谓近因原则,是指保险公司只对在造成损失的最直接、最有效原因为承保范围内的保险事故发生时,才承担相应保险责任。在本案中,J某想要获得赔偿,就要看两位律师如何对近因原则利用自如。
  为了达成理赔的结果,吴佩佩律师先是前往事故发生地县气象局,调取了事故当日该地区的天气情况。经过气象局证实,当时该地境内降水量高达162.5mm,远超中国气象局对降雨量等级规定中“大暴雨”的规定。在得以证明当日暴雨天气的情况下,李洪亮律师便指导J某前往保险公司进行协商,但保险公司的态度依旧不改。随即,两位律师向法院提起了保险合同纠纷的诉讼。在搜集证据的过程中,李洪亮律师和吴佩佩律师多次往返两地,调取事发路段监控,确认车辆受损情形,寻找当地媒体的新闻报道,结合J某拍摄的现场照片,作为证据递交。
  庭审当日,吴佩佩律师提出,此次事故导致发动机损坏的直接原因是暴雨天气,而暴雨所致损失本就属于保险责任范围,保险公司理应做出相应赔偿。双方签署的保险合同并未将发动机排除在保险标的之外,发动机作为汽车不可缺少的配件,所受损失理应视为车损的一部分。其次,结合当地气象局出具的证明,案发时事故发生地属于大暴雨恶劣天气,J某对于暴雨的产生、降雨量和路面积水程度都是无法预见的,对事故的发生不存在故意。在J某与保险公司对本案情形是否属于理赔范围存在不同理解的情况下,并且保险公司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尽到告知说明解释的义务。吴佩佩律师认为应该依据我国相关法律,作出不利于格式条款提供者保险公司的解释。同时,根据前期的调查了解,J某在投保时,保险公司对于合同中的免除责任条款并未履行明确说明义务,保险公司一方所提交的投保单中签字也并非J某签字。而根据我国保险法规定,保险人未向投保人明确说明免除条款的,该条款不发生法律效力。也就是说保险公司用以拒绝J某索赔的条款,很可能本就不具备法律效力。最终,法官采纳了李洪亮律师和吴佩佩律师的意见,认为暴雨对发动机损害的发生具有支配力,是损害发生的根本性和决定性原因,据此判决保险公司应承担向J某支付保险赔偿金近7万元的民事责任。
  时下正值长江汛期,又恰逢连日暴雨,不少车辆都因此受损。泄洪原因下的损失尚有政府政策保障赔偿,停放在楼下的车辆,却只能靠保险索赔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风险防范意识就凸显的格外重要。J某最后能赢得官司,一靠交强险时单独购买的另外一份车辆保险,二靠事件发生时及时拍照与保险公司联系,固定证据。或许查看天气预报可以预知暴雨,但直面已出现的风险,必要时仍然需要法律的力量保驾护航,善用这股力量,很多问题都能迎刃而解。
安徽大森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皖公网安备  34010402701378号 皖ICP备19005553号-1
0564-321 3140